星月一地残红小小说

2020-08-13 | 民生娱乐  浏览:0次

烟花是璀璨的,瞬间的璀璨却要留下倾尽一生的寂寞,一地的残红。

美丽的秦瑞却比烟花寂寞,惨淡的一生,多舛的命运,还没来得及绽放,就已经凋零成一地残红。

很小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去世了,剩下弱小的她,天天在昏黄的灯光下,抱着枕头,等着父亲归来。黑暗一点点吞噬了幼小的人儿,月儿弯弯,寒星点点,挂着泪珠的秦瑞一遍遍喊着:“妈妈,妈妈,我想您了,您什么时候回家啊!”在梦呓中,秦瑞送走了一个个暗夜,在梦呓中迎来了一个个凄风苦雨的白天。

和父亲相依为命,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。父亲却在她六岁那年,给她娶来一位厉害的后娘。她本以为此后她的世界不再孤单,她的睡梦不再梦呓,然而她错了,她的继母是个厉害角色,动不动就对她打骂,并且赋予她许多的绰号:“瞎话篓子”,“丑八怪”,“榆木疙瘩”“比猪都笨”。

她本来就不爱说话,因为继母的虐待和打骂,她变得更加木讷和内向。他的父亲长年累月在外打工,做着石匠一类的活什,每次回家,都会把不菲的收入留给继母。

父亲受到继母的挑唆,对她也是冷眼相对。她渐渐陷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,她的心扉从来不曾向谁敞开过,她和山涧的蝴蝶说话,和林中的鸟儿呢喃,和一朵山花细语,她的世界有鸟语,有花香,有心灵的愉悦,却从来没有过关爱。

磨难的岁月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,岁月无情的流失着,她已经由一个小女孩,出落成一个姑娘,美丽而冷艳,因为她的词典里,没有关爱,她的生活里没有微笑。

她没有读书,因为继母让她看弟弟,她每天带着年幼的弟弟玩耍,看着弟弟一天天长大,继母和父亲却惊异地发现,这个他们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儿子,三岁了不会说话,五岁了不认得一个数字。原来弟弟是个弱智。

可怜的弟弟,由云端的日子一下子坠入低谷,父母不再宠爱他,反而把他看做比她更大的累赘。继母变着语调的叫骂,这是哪辈子造的孽,一对儿女,一对猪一样的东西!

可怜弟弟,也可怜自己。这个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,甚至比自己更悲哀。但是他小,是个弱智,他不会明白世俗的险恶,人心叵测。有时候,受到继母的谩骂的时候,她就会退回一角,默默地垂泪,年幼的弟弟会过来伸出小手,擦拭她脸上的泪珠,仰起头,默默地看着姐姐,一脸的惊恐,她不敢诉说什么,况且诉说了,弟弟也不懂,她只有在午夜,默默的把泪流进心房。

二十岁的那年年关,继母和父亲破天荒地带着秦瑞和弟弟来到了城里,继母说要走一趟亲戚。来到城里,秦瑞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,因为秦瑞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继母打算把她留在城里,因为城里继母的远方表弟,前几年死了老婆,打算续弦,看重了秦瑞俊俏的外表和脱俗的气质,打算让秦瑞先留在这里做做保姆,如果合适,再结婚成亲。

听到父亲和继母的窃窃私语以后,秦瑞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,她想逃走,却不认识路,想去南方小镇寻找生母以前的一个姨妹,却没有路费。

秦瑞见到了那个比自己的父亲小不了几岁的继母的远方表弟,那个人在秦瑞的胸前扫来扫去的,一脸猥亵地看着秦瑞,“嘿嘿”地笑着,露出难看的大金牙。秦瑞就会瑟瑟发抖,她害怕这个人会和继母一样的狠毒,咒骂她,毒打她,折磨她。

秦瑞不相信世界,不相信爱,她真的害怕由狼窝落入虎窝。

在这天的夜晚,秦瑞逃了出来,漫无目的的跑着,心里一直想,只要逃出来,就好了,向着南方,哪怕要饭也要寻找到生母的姨妹。

谁知,在胡同口却见到了弟弟,弟弟在吃晚饭的时候,因为用手抓菜,吃相不雅,被继母扭到黑暗处毒打了一顿,弟弟恐慌,瞅着姐姐出来了,就跟了出来,苦苦地哀求姐姐:“带我回家吧!我要回家!”

看到弟弟哀求的目光,秦瑞不忍心丢下弟弟一个人,就带着弟弟一起走了。

一个小空旷处,正在燃放烟花,五彩缤纷的烟花,照亮了没有星月的夜空,也照亮了秦瑞忧郁苍白的脸。

弟弟长这么大,没有见过烟火,每一次烟花的升空绽放,都会引来弟弟的笑声和蹦跳,而秦瑞只是伤心,哭泣着,今晚没有落脚点,天地之大,竟然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。

恍惚间,街上行人渐渐少了,醒悟过来的秦瑞不见了弟弟,她发疯似的寻找,每条街道,每个巷子。

哭一阵,找一阵,哭一阵,找一阵。

直到走到精疲力尽,走到不能挪步。

她把身子蜷曲成一团,坐在路边一个石阶上。凛冽的风,飞舞的雪,寒冷,寒冷。

她睡着了,没有再醒过来。她的身边是一地落红,美丽,冷艳。

共 170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烟花是璀璨的,瞬间的绽放,却要倾尽一生的寂寞,一地的残红。美丽的女孩秦瑞,却比烟花还寂寞,凄惨的人生,还没绽放,就早早凋谢,只剩下一地的残红。秦瑞是个可怜的女孩,从小就没了亲妈,后来父亲娶来继母,继母心狠手辣,对她非打即骂,受尽折磨,父亲被继母挑唆,也不疼她。继母生下弟弟,原本很宝贝的,可惜弟弟却是傻子,于是,父亲和继母也不疼弟弟了,骂他们两个都是猪。弟弟从小是秦瑞带大,她疼弟弟,可弟弟却傻,什么也听不懂。秦瑞二十岁了,继母和父亲带他们到城里去,想把她嫁给自己死了老婆的表弟。秦瑞逃出来,却碰上傻弟弟。她不忍撇下弟弟,带着他一起去寻找小姨。天空里有人燃放起烟花,弟弟开心地笑,秦瑞累了,坐在地上睡着了,醒来,却发现弟弟丢了。她找得精疲力竭也找不到弟弟。她坐在雪地里,再也没有醒来过,她的身边,是一地的残红。一个很悲惨的故事,读着,不觉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,这世上,还有遭受苦难的孩子,这样没人性的父母,让人愤慨,谴责。欣赏,【:红尘有爱】

1楼文友: 14:08:05 感谢许秀杰赐稿,问好! 轻拥沧桑,笑语流年

2楼文友: 14:09:57 还未开放的花朵早早凋零,让人流泪的故事。 轻拥沧桑,笑语流年

楼文友: 14:10:45 期待更多的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轻拥沧桑,笑语流年

4楼文友: 19:02: 4 许秀杰的小说,短而精,对于初学者是个极好的教材。拜读学习了。

5楼文友: 21:50:44 世上竟有这样不道德父母,他们白披人皮!

6楼文友: 21:51:46 世上竟有这样狠心的父母,他们白披一回人皮!

白山哪家医院看白癜风
查询医生
治疗白带
友情链接: 高邮民生在线